哎呀嘛吖

_(´ཀ`」 ∠)_咸鱼

好想吊打韩信ww可惜打不过


之前的怎么看都觉得奇怪就改了_(:з」∠)_

【扁庄】吾名

小庄周好可爱!!还有鲲!(*¯︶¯*)还有扁鹊~
这个是看了英雄人设后脑补的扁鹊的一段~觉得他俩如果是这种相遇会莫名的有爱啊啊啊啊(˶‾᷄ ⁻̫ ‾᷅˵)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呵~”一声轻笑在扁鹊耳边响起“你在这里做什么。”扁鹊强撑着被血水模糊的眼,望向这位正微笑的看着他的绿发男子。【有水吗】扁鹊艰难的张了张嘴,希望眼前这个人能救他,但长时间的逃亡与身上的重伤让他无法发出声音。绿发男子低头看了他半响,仿佛才反应过来一般的哦了一声,笑道:“你是想让我救你呀。”

在扁鹊最后的意识中,好像是自己被抬上了什么东西,晃晃悠悠的,有点难受。

【我还有救吗?身体好痛…是骨头断了吧。那个叛徒还真是看得起我,居然还在我身上下这些恶心的剧毒。只要我不死...我一定...会让你付出代价。就用...你最擅长的......毒药!】

扁鹊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,是学不会教训么,就这么相信了那个人!要是那个人想杀他怎么办!!想起初见时那个人温柔的笑容,半眯的绿色眼眸直直的盯着他......好像......并没有恶意。

打量着眼前淡绿色的房间,深绿的屏风、样式典雅的梨木桌椅、还有窗前娇艳动人的花......花?【这是那个绿发男人的房间??】扁鹊觉得不能理解,一个大男人喜欢花?还是娇艳的那种?而且周围还有蝴蝶......扁鹊一项对这些没有药用价值的破草没兴趣(`へ´)

“你身上的毒我们这里解不了”带着微微歉意的声音在床边响起。【噫!原来他一直在吗!没事躲什么!Σ(゚д゚lll)】扁鹊不想承认自己被吓到了,“毒我自己能解,这次你救了我一命,我会还的。”这毒到底能不能解其实扁鹊也没把握。绿发男子一手撑着下巴笑着看他,并没有说什么,也不问他如何还命。房间里顿时安静下来,两人就这么对视着。过了一会儿,扁鹊忽然把头偏开,皱着眉头道:“我会还的!”

扁鹊作为一个医者,他的医术是很好的,身体调养的也快。所以...他要离开这里了。

他走时是一身轻装,唯一的行囊就是他那个破布包。现在里面只有几瓶疗伤药和一点干粮了。回想了一下那个人把行囊拿给自己时的样子、那个人说过的话……扁鹊的眸子暗了下来。

走出城门前最后回望了一眼,对城门内的绿发男子叹道:“名字。”绿发男子愣了一下,随即绽开了笑容,眼神无比温柔,定定的看着扁鹊道:“庄周。”

庄周一贯温柔的眼神里带着一丝落寞,他看着那人来人往的城门口,可是那里却早已没了他目光追寻的那个人。

用手拍了拍身下的小鲲,示意它该走了,而后便慢慢地向远方行去。

【你还没告诉过我,你的名字呢……】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【完】

这是什么东西⋯我还以为大蛇出新招了-_-#